混在夜店那些事 全本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SJS199 暂无评论

1

表哥是我们村众所周知的窝囊废,但表嫂却是个美若天仙的人间尤物,一开始大家都不解表嫂是怎么看上表哥的。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表嫂是夜店的妈咪,表哥是做发型师的,经常给小姐们做头发,这能勾搭上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稀奇的是他们结婚半个月后表哥竟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城里跟他学美发,还让我搬倒他家里住。

这让我父母无比的意外,表哥平日里基本上是不跟我们家联系的,这结婚刚刚半个月,就让我搬倒他家里去住?

这似乎有些不妥,毕竟表哥刚刚结婚,人家小两口需要私人空间。我妈询问了表哥,但表哥说不打扰,表哥说我辍学不念了,也不能天天在家里务农,还是学一门手艺有发展,以后还能在城里讨个老婆。

我父母动心了,我今年十八,刚刚高中毕业在家里没有上大学的打算,一个农村小伙家里还穷,要是能像表哥一样在城里学门手艺,将来能混个媳妇儿也挺好的。

但事实却远没有我想的那样简单,我住进了表哥的家里,来到了我苦难生活的起点。

表哥结婚没买房,租的是复合式的房子,楼上楼下两层,我住一层,表哥和表嫂住二层,我刚刚到表哥家,表嫂就给我下达了命令,二楼不准我上去!

这位没怎么接触过的漂亮表嫂看起来不是那么好相处,但我也有心理准备,在我来之前我父母就跟我讲了寄人篱下应该是一个怎样的生活状态,我懂。

为了前途,为了能以后跟表哥一样在城里讨一个媳妇儿,我白天在表哥的店里卖力的工作,晚上回家立马就做家务,拖地洗衣服全都是我的活,我想这样会让我的生活更舒适一点。

但事情也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严重。

在表嫂家待了一周的时间,表嫂除了在我刚来的时候,冷着脸让我永远不要上二楼以后,就再也没有对我板着脸过,表嫂对我很和蔼,经常给我买好吃的,还给我零钱花,并且有的时候,还让我觉得有一点……暧昧!

每一次表哥不在家的时候,表嫂都会穿着暴露的睡衣在我眼前散步,作为一个初哥,每一次看见表嫂那在蕾丝睡衣下若隐若现的身材我都免不了一阵的上火。

不仅如此,表嫂还将她的贴身衣物全都丢给我来洗,表嫂的内衣很多,每一天一换,全都是性感至极的类型……

每一次我给表嫂洗内衣的时候都……

唉,根本就不是能控制住的。

每一次给表嫂洗内衣的时候,我都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害怕表哥看见了尴尬,好在我刚刚到了表嫂家没几天,表哥就被店里派出去学习新技术去了。

就只剩下我跟表嫂两个人在家。

气氛变得越来越暧昧,晚上的时候,表嫂经常拉着我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影,总是穿的很少很少……并且表嫂似乎还很喜欢靠我靠的很近。

我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表嫂该不会是……要睡我吧?

但没几天我就被老板断定不太会说话的我不适合这个行业,我被开除了。

开除的那一天我很颓废,我不舍得离开表嫂的家……

但当天晚上,表嫂找到了我,说让我去她工作的夜店上班。

我一惊!去表嫂工作的夜店上班?我的第一反应是他们让我去当鸭子!

我还没准备好好吗?

但表嫂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对我解释,表嫂微笑着告诉我说就只是做一个服务生而已,端茶送水的活,一个月就有五千块的底薪!

我震惊了!

端茶送水就有五千块一个月?没见过钱的我瞬间就妥协了,于是……我的噩梦正式开始。

早我就知道,表嫂的工作是很乱的,但我没想到竟然乱到了这种地步,我跟表嫂工作才两天表嫂就出事儿了!

表嫂是做妈咪的!做妈咪的是不出台的,今天来了一伙儿人,在包房里喝多了,非要拉着表嫂做那个事情!而我就站在包房的门口!

端着本来应该送进去的啤酒听着里面的声音愣住了。

"刘哥!刘哥您不要,我这的小妹多着呢,我再给您找一个!找一个行不行?肯定比我活好!"里面没放音乐,我能清楚的听见表嫂的哀求声。

而刘哥却哈哈大笑着叫道:"不!老子今天就要干你!"

"对!就干你!"

里面还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干表嫂?

我捧着一箱啤酒呆呆的愣在原地,我想要救表嫂!我不想表嫂被人侮辱,还是轮着侮辱!但我知道,里面的那一伙人一定是社会上的混混,一定特别的狠!

我害怕!

我握紧的拳头一次又一次的松开,我……

"啊!刘哥!刘哥您别!别!我都是结了婚的人了,真的干不了!干不了啊!"表嫂的声音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急切!

"刺啦!"

一身衣物被扯碎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似乎宣誓着里面的某种让人作呕的"运动"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顿时浑身一震!怀里的那箱啤酒也摔在了地上!摔的粉碎!表哥表嫂对我这么好,表哥不在家,我就眼睁睁的傻站在原地听着表嫂被人……轮?

我做不到!

如果今天我看着表嫂被人轮了不管,我将一辈子看不起我自己!在表哥表嫂面前我一辈子都会抬不起头!

我愤怒的抬脚一脚踹开了包房的门!

"住手!"我怒吼!当我看见了那被摁在沙发上,露出大片雪白皮肤表嫂的时候,当我看见了表嫂那脸上委屈的泪痕!

我的大脑开始充血!

我的愤怒达到了顶峰!

热血刹那间被点燃!

愤怒让我忘记了害怕,造成了我的不计后果……

"你谁啊!干什么!"光头刘哥怒喝,拎起了桌子上的啤酒瓶子奔着我就来了,但或许是因为喝的太多了,他的舌头有点大,脚步有点晃。

"陈宇!你快跑!快跑!"表嫂一见刘哥拎着酒瓶奔我来了冲我大叫!

但我不!

"今天有我在这里!谁都不能欺负我嫂子!"我咆哮!我冲了上去!

狠狠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一脚将脚步不稳的刘哥踹飞!

"卧槽!"一声大喝从我身边炸响,是包房里的另外一个大背头男子,他见我把刘哥踹到了连忙抓起了啤酒瓶子要砸我!

但他没有我快!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了,愤怒让我像个战神一样比他更快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随后我疯狂了一样的抓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子!狠狠的砸在了大背头男子的头上!

"啪!"

一声脆响是那么的畅快,啤酒喷在了我的脸上,带给我一丝丝的冰凉,大背头男子晃了晃,倒在了沙发上。

刘哥也没在爬起来,他倒在一旁头不断的在流血,许是刚刚被我踹倒的了时候碰到了头,不知死活。

屋里瞬间就安静了,表嫂愣愣的看着我,我愣愣的看着表嫂,随后表嫂竟然突然站起了身,扬起了手狠狠的一巴掌落在了我的脸上!

"陈宇!你干什么!"表嫂那张精致美丽的脸上满是惊慌失措,愤怒的冲我咆哮!

"我……"我脸上火辣辣的,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知道打了人我肯定是闯祸了,但是我是为了救表嫂啊!我不能看着她被人轮奸!

"你害死我了!"表嫂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连忙走到刘哥的身边试探了一下刘哥的鼻息,她看起来紧张坏了。

正当这个时候。

一声大骂声从门口响起:"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夜店老板曹辉慌张的走了进来,看着昏倒的刘哥和昏倒的大背头男子一脸的懵逼!然后立马让人把这两个人送医院!

"曹哥,我……我……"我看向了曹辉,此时我一身的愤怒已经如潮水一般褪去了,剩下的全都是惶恐,我知道我肯定是摊上大事儿了,不然表嫂不会那么紧张。

"你干的?"曹辉看向我,有些肥胖的他额头见汗。

"嗯,是我。"我点了点头。

随即曹辉一把揪起了我的衣领!将我拎到了他的面前!

"你长脑子吗?谁你都敢打?"曹辉咬着牙!那肥臃的身子气的不断的颤抖。

"我……他们要强奸我嫂子!"我嫂子是不卖的!这是规矩!

但这却不是曹辉的规矩,"也他妈的不是强奸你!妈的!你算哪根葱!"

曹辉狠狠的推了我一把,将我推到,竟然一屁股坐在了那些碎玻璃上,扎我的生疼!

"曹哥!曹哥他还是个孩子,他还小,他不懂事儿,您别跟他一般见识,算了吧,算了吧。"表嫂连忙上前恳求,姿态很卑微。

"算了?"曹辉冷笑:"算了可以,但琛哥来了怎么办?我怎么交代?"

曹辉的话音刚落,一声暴喝响起!

"妈的!谁!谁打我弟弟!"一声怒喝响起,一个黑瘦男子走进了包间,打我的人顿时停下了手,曹辉如同一条狗一样跑到了琛哥面前。

自己拍着自己的巴掌说道:"哎哟!琛哥啊!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绝对是个意外,这个小子刚刚来的,就是个傻逼!这人怎么办,您说的算!"

琛哥还没说什么,曹辉就已经把我给卖了,完全没有要保护我这个在他手下混饭吃的人。

我看了一眼那琛哥,个头不高,说的难听点长的跟个猴似的,但目露凶光!一脸的嚣张!

"你妈的。"琛哥嘀咕了一声,随即一巴掌打在了曹辉的脸上!冲着曹辉喝道:"给我滚出去!"

曹辉被打了一巴掌二话不敢说,连忙带着手下的员工走了出去,我给表嫂使眼色,让表嫂也走,但表嫂站在原地流着眼泪看着我……难以抉择。


2

最后……她还是站在了那里。

"就是你把我兄弟打进医院的?"琛哥笑眯眯的看向了我。

我点了点头,屁股火辣辣的疼。

随后琛哥一把揪起了我的衣领爆喝道:"你知道我兄弟现在啥样了吗!进了手术室!开颅!"

我一愣!

我没想到竟然那么严重!

"三十万!手术费就三十万!你小子打算怎么赔?"琛哥拍了拍我的脸,阴狠狠的问道。

我听后一皱眉!

让我赔三十万?

我哪里有那么多钱?他们要强奸我嫂子,挨揍也活该!

我咬着牙说:"我没钱!"

"没钱?"琛哥一乐,点了点头道:"好!好!"

随即琛哥看向了表嫂,冷笑着问我:"就是因为那个女人吧?"

我一皱眉,没说话。

"把她给我摁那!"琛哥一指表搜!他身后的小弟蜂拥而上就将表嫂摁在了沙发上!

我顿时大惊!

干倒了两个?

来了一堆?

看着表嫂被几个男人摁在了沙发上!

我再一次的失去了理智,我瞅准了机会扑向了琛哥!

但刚刚出手,就被琛哥身边的一人一把擒下!

"怎么着?你还想打老子?"琛哥冷笑,上前又拍了拍我的脸。

"有什么你冲我来!"我冲着琛哥嘶吼!

但我的愤怒是极其卑微不值钱的,琛哥根本不屑一顾,他冷笑一声,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问我:"你小子有什么值得我冲你来的?她还能当个婊子给我兄弟挣点医药费,你呢?"

"你有什么能赔给我的?"琛哥眯着眼睛冷笑。

"我……我……"我说不出话来,我有什么能值三十万?

"我把命赔给你!"我大吼!我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呵呵!"琛哥冷笑,"命?"

我本以为琛哥会嘲讽我的命值几个钱,但我没想到的是琛哥竟然点了点头:"也好。"

随即琛哥找人要来了纸币,写了一张三十万的借据,放在了我面前让我看:"三十万,每个星期八千块的利息,你接受吗?"

"利息?八千?"我听后大惊!

这是高利贷!还真是要我的命啊。

"不接受?好。"琛哥点了点头,一挥手随意道:"当着这小子的面给我轮奸了她!"

"别!别!"我咬牙,"我签!我签!"

我别无选择。

"哈哈!好!"琛哥一笑,随即一摆手他的手下立马停下了对表嫂的羞辱,然后琛哥弯身拿起了地上的那张"卖身契",满意的笑了笑,又逼我用我自己的血摁了手印。

"妥!"琛哥满意的一拍合同,随即笑着看向我说:"小子!我每周末过来收钱,三十万……嗯,每个星期的利息是八千块!你记着把钱凑足,不然的话……"

琛哥冷笑,随后继续说:"我会让所有跟你有关的人全都不得安宁!还有这个女人,一定会被轮奸!"

我身体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我害怕那样的结果。

每个星期但是利息就八千块吗?一个月利息三万二?

我……

我站在原地呆呆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琛哥拿到了合同后就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听见了,琛哥命令曹辉不许开除我和表嫂,让我和表嫂好好的在这里工作赚钱,来偿还他的高利贷。

我就这么成为了别人的奴隶吗?我刚刚走进社会,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我……怎么办?

非但如此,琛哥走了之后就连表嫂都责备我!

"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表嫂冲着我怒吼,满脸的泪痕。

"我……"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看着你被人轮奸就对了吗?

"你害死我了!"表嫂扔下了这句话之后便走出了房间,不知去向……

我呆呆的站在包房里,如果表嫂不责怪我,或许我还能觉得我今天做的这一切值得。

但此时面对着她的责备,我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一点点为自己不值的感觉。

夜,路灯下表嫂走在前,我走在后,她不理我还在生气。

一路无话,到了家之后我才对着镜子将扎进我屁股里的那些碎玻璃取出来,很痛,流了很多血。简单的做了一些处理包扎之后,我便爬在了床上。

我闭上了眼睛但却根本睡不着!

三十万的高利贷。

我该怎么还?

夜,已深。

我依旧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平复着自己糟糕的心情,敲门声响起。

"睡了吗?"竟然是表嫂?

这大半夜的表嫂竟然敲我的房门?她难道不生我的气了吗?兴许是想跟我说说今天高利贷的事情吧?难道她想跟我划清界限?

但界限是那么好划分的吗?

我还不上钱琛哥一样会找她算账,除非她甘愿被琛哥轮奸,甚至更惨。

"没。"我应了一声,然后拉了拉被子盖上了自己一丝不挂,既然她想跟我谈,那就谈谈吧。

门推开了,表嫂走进来打开了灯,我看见了她手中竟然拎着医药箱?

"陈宇,你那身伤不处理就睡觉啊?"表嫂开口问道,神色竟然如同之前一样的温柔和蔼?

我愣了,她不生气了?

还是说……她想用这种和蔼的方式来跟我撇清关系?这样她心里会好受一点?

我心里开始了没边的猜测,但面上我只能说:"没,我处理过了。"

"处理过了?"表嫂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竟然坐在了我的床边,看向我说道:"那你掀开被子我看看你处理成什么样了?"

"啊?"我一愣,掀开被子?

我受伤的是屁股,所以处理伤口的时候我就脱了个干净!这我怎么掀?

我就跟表嫂说还是不用看了,我没什么事儿,但表嫂却不听,一双媚眼横着撇着我说:"我就看看!你啰嗦什么!跟我你还害羞不成?快点!掀开!"

我:"……"

我感觉此刻我的脸是通红的,当然,表嫂也比我好不到那里去,她那张脸同样是红彤彤的,还指着我继续问道:"陈宇!我再问你一遍!你给不给我看!"

开玩笑!我怎么给她看?

我果断的摇了摇头,"不给!"

但谁知表嫂听了我的话之后竟然一把抓起了我的被子,我感觉身子一凉,被子从我的怀中被抽走!我顿时一惊!而表嫂则怔怔的看着我一丝不挂的身子愣住了。

满脸通红……

"你怎么连条内裤也不穿?"表嫂瞥了我那一眼,那精致美丽的俏脸红的跟猴腚似的,但手中依然紧紧的抓着我的被子。

"我……"我张了张嘴,她也不是不知道我受伤的位置,我怎么穿内裤? 但我什么都不想说,只是问道:"那……那你现在可以把被子还给我了吗?"

但谁曾想表嫂竟然直接将被子扔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果断道:"不行!"

随后表嫂坐在了床边,背对着我口中还喃喃道:"怎么你还怕我看啊?你平时偷看了我那么多次,也该我看看你了。"

"什么?"我一愣!

表嫂平静的声音响起,"可别说你没偷偷的瞄着我大腿,偷偷的往我胸口里看,我不信。"

我竟无言以对,她天天穿着低胸装的睡衣露着大腿在我面前晃悠!我隔三差五的能不瞅上一眼吗?

但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表嫂坐在了我床上之后就打开了她的医药箱,开始给我伤口上药。

并且……

她竟然是用手给我抹药!

表嫂那温热的小手在我屁股上摸来摸去,划来划去……

就是泥人还尚有三分火气呢吧?更何况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感受着表嫂温热小手给我带来的触感,我顿时就感觉我马上……

"表嫂,我……我……"我张了张嘴。

"你什么?"表嫂的声音响起,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从她有些急促的呼吸声中我能听到出来,她也有点紧张!

摸我摸紧张了?

太尴尬了!

我说:"不行你还是把药放在那里我自己来吧?"

但表嫂却说:"你自己来?你自己就糊弄着来吧?没事儿,我给你上吧,你别在意。"

这怎么不在意?

很刺激啊!刺激的我心中邪念盛起啊!

我的邪火越来越旺盛!我又一次开口让表嫂别管我了。

但表嫂不吱声。

我就继续说,这样下去我实在受不了了,这月黑风高孤男寡女,还这么摸着我?我内心的兽欲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

我有一个冲动!

那就是把表嫂摁在床上……

我无奈之下只好开口道:"表嫂,咱们这样不合适,万一我一个没忍住,您这……嗯……"

我打算开口恐吓一下表嫂!

但谁知道表嫂听了我的话之后陡然翻脸!手竟然往我那里伸!并且喝道! "你啰嗦什么?我说给你上药就是给你上药!你要是在不老实!我就给你捏碎!"

捏碎?

这东西可不是能捏碎的!我老老实实爬在床上,再也一动不敢动,努力跟脑海中邪恶的念头做抗争。

伤口表嫂处理的很细致,十几分钟后,表嫂终于处理完了,我和邪念的抗争也终于结束了……

"行了。"表嫂站起来身来看了我一眼,随后表嫂竟然嘴角上扬似冷笑似调笑的说我:"你看你那个怂样!你还能干点啥?"

卧槽!

我听了表嫂的话刹那间就愣住了。

我怂样?

我还能干点啥?

那还不是她威胁我,让我老实点的吗?我老实了还成了怂了?还有就是,难道表嫂真的想要跟我……

3

我无比惊诧,但我还是问道:"表嫂,你难道不生我的气了吗?"

谁知表嫂听了我的之后竟然娇躯一颤!动作都停滞了一下。

表嫂幽幽叹气,胡乱的将药物都塞进了急救箱,一把抓起了椅子上的被子扔在了我身上冷着脸说:"我凭什么不生你的气?我只是可怜你!别想那么多!早点睡!"

说罢表嫂拎着急救箱走出了我的房间,只留下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不明所以。

可怜我?

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是因为接下来需要面对的高利贷,更是因为表嫂这让人捉摸不定的态度,之前我就总感觉表嫂有意的想要跟我暧昧,我本以为这次的事情发生了以后就不会再有了。

但没想到今天……

如果只是单纯的可怜我,那她今晚何必这么暧昧的帮我把药上完?我总感觉表嫂我看不透,我不清楚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我起来晚了,是表嫂的电话把我吵醒的,我接了电话表嫂告诉我她已经去店里了,让我准时去上班。

声音冰冷,仿佛不带一点的感情。

我应了一声好,洗漱完毕之后我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直奔店走去。

我到了店里的时候,店里刚刚开门,同事们大多数还没上班,我走进了店里之后直奔更衣室去换工作服,但当我走到了女更衣室门口的时候。

我一皱眉!

停下了脚步!因为我听见女更衣室里表嫂的声音……

是和我们老板曹辉!

"你别这样!我跟你说了!不行!"表嫂呵斥声响起,我悄悄的站在了女更衣室的门口。

"不行?一周八千块,一个月三万二的高利贷啊,刘珂,你不卖怎么还?今天你跟了我玩一次,我还能给你个高价,等你被人家玩烂了之后,呵呵,二百块你都不值!"曹辉冷声讽刺。

不用多说,一切已经明亮,曹辉落井下石,想要欺负表嫂!

随后屋里就响起了表嫂反抗的叫声!我二话不说,没有丝毫犹豫的直接踹开了女更衣室的门!里面只有曹辉和表嫂,此时曹辉两手正抓着表嫂的胳膊呆呆的看着我。

随后冲我呵斥道:"你他妈的还想干什么?祸闯的不够多是吧?"

表嫂同样一脸震惊,她怕我继续给她惹祸大声的呵斥我让我出去!

但她却忘了,曹辉不是琛哥的人。

今天跟昨天不一样。

我拎起了门口的拖把二话不说直接砸在了曹辉的头上!

"啊!"

"我操你妈!"曹辉捂着头大骂!"给我来人!来人!"

曹辉这一嗓子喊出来,那些已经来了的员工瞬间就赶了过来将我包围!曹辉捂着不断流血的脑门咆哮道:"你他妈的真是胆肥了!你还敢打我!"

我笑了"我为什么不敢打你?"

曹辉一愣,低骂了一声对刚刚赶过来的人叫道:"给我揍他!"

"来啊!"我丝毫不畏惧的大喝一声!我身边的人呢顿时愣住了,"你敢打我一下!我现在就躺下!到时候我看琛哥来管我要高利贷你怎么交代!"

曹辉懵了。

陷入了思考,这个问题昨天我就已经想过了,虽然说在琛哥的命令下,曹辉不敢开除我和表嫂,但曹辉能轻易放过我?

他肯定要欺负我,找我的毛病。

但他忘了!

我现在欠的是琛哥的钱!琛哥是他惹不起的人!如果他把我打趴下,造成我不能挣钱去还给琛哥,那么这个账谁来顶?

"打啊!来啊!"我嚣张的咆哮!

曹辉咬着牙看着我气的浑身颤抖,我相信对于那位琛哥,曹辉一定比我更加了解,最后他咬了咬牙指着我的鼻子说道:"好小子!咱们走着瞧!"

说罢曹辉带转身走出了女更衣室,并且带走了所有闻声赶来的员工。

女更衣室里顿时只剩下了我跟表嫂,我看向表嫂,表嫂也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原本以为这一次我利用了我的聪明才智没有闯祸,表嫂不会责怪与我。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表嫂依然是责备我。

"陈宇!你难道不长教训吗!"表嫂冲着我咆哮!

我顿时愣了,我不长教训?

我这次没有犯事儿!曹辉他不能把我怎么样我怎么就不长教训了?

如果非要说不长教训的话,我是不长教训的又救了她一次!

"陈宇!我告诉你,今后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表嫂说罢一把推开了我,直接走出了更衣室。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我?

我咬牙!决定下次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不管!

自从那天我打了曹辉以后,曹辉就再也没有欺负过我和表嫂,我和表嫂的关系也一度的很尴尬,似乎那天晚上表嫂给我上药只是一个梦境,她对我一直都是爱答不理,时不时的还呵斥我几句。

但我全都当成听不见,眼看着琛哥收利息的日子就快要到了,我在曹辉那里的工资不过是一千多点。

不到一星期就赚了一千多,这要是放在以前也许我会乐死,但是现在的情况却远远不同了,一千多跟八千多差的太多太多!

一想到琛哥威胁我的话,我的心里就开始胆寒,眼看着周六到了,我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焦虑,我不知道表嫂会不会帮我,但从这段时间表嫂对我的态度上来看,我对她不抱什么希望,她能有办法自保我就已经算她厉害了。

周六的那天,我偷偷的将家里的水果刀藏在了身上,第二天,我就带着那把水果刀去了店里,今天如果琛哥真的敢逼我!

我绝对会用刀子捅死他!

但那一天我和表嫂刚刚到了店里,表嫂就带着我找到了曹辉,然后表嫂对曹辉开口道:"明天就是琛哥来收钱的日子了,你把我和陈宇的工资结算了吧。"

我听后顿时一愣,表嫂竟然是带着我来找曹辉要工资的,并且表嫂要的还是我们两个的工资?难道说表嫂没有打算不管我?

"哼!行!"曹辉轻哼了一声,随即懒洋洋的走到了吧台,拿出账本噼里啪啦一顿算,算完了之后告诉表嫂:"你一共是十三天的业绩,一万零贰佰,哪小子六天,一千二!"

真不少!

以前表嫂在这里的工资是月结的,所以表嫂的工资能累积到十三天,我刚来了六天,所以只有六天工资。

曹辉拿出了一沓子钱,点出了一万一千四递给了表嫂,嘴角还带着一抹冷笑,"我说刘珂啊,不是我说你,琛哥呢,就是按照你们两个的工资给你们算得这个账,你们两个的工资也就每周还了利息……"

说着曹辉冷笑了几声,然后眼睛瞄着表嫂那玲珑有致的身体,淫笑道:"如果你不干点兼职什么的,这个账怕是早晚要压死你们吧?"

听了曹辉的话我心里一抽!

或许是表嫂这一次竟然打算拿自己的工资帮我还高利贷,也或许是我对表嫂真的是有什么难以克制的情感,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忘记了下定决心不管表嫂的事儿了。

曹辉也明显察觉到我的异样,但他只是瞥了我一眼全然不惧,他知道上一次我打了他之后表嫂也打了我,所以他也知道只要他不会太过分,我不会当着表嫂的面再打他一次。

"用不着你操心!"表嫂厌恶的横了曹辉一眼,转身拉着我走向了更衣室。

女更衣室没有人,表嫂坐在了沙发上掏出了那一沓子的钱,抽出了四张,然后想了想,又放回去了两张,将那两张递给了我说:"诺!拿去花吧,剩下的就还债吧,不够的我来填。"

我看着表嫂递出来那二百块钱一愣。

如果表嫂只是帮我一起还高利贷,我还能觉得表嫂是害怕自己受到牵连,但表嫂现在竟然还拿出二百块钱给我?

我顿时感觉心里好暖。

"拿着啊!愣着干什么?怎么了?嫌少啊?咱们现在什么情况你心里不是没数!多了没有啊!"表嫂呵斥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呵斥我的时候自己的脸却红了几分。

我内心一阵酸楚,我伸手去接过了表嫂那二百块钱,揣进了自己的口袋说:"不少,已经很多了。"

表嫂横了我一眼,然后说:"行了!出去吧!"

"嗯。"我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女更衣室,之前对表嫂的怨愤顿时烟消云散……

我本以为表嫂拿到了工资,第二天琛哥来收账就没问题了,但是谁曾想,还没到晚上就出了事儿,我正在干活,就听见女更衣室里面传来了表嫂的尖叫!

我吓的立马放下了自己手上的啤酒飞也似的跑到了女更衣室的门口!

一脚就踹开了女更衣室的门!

顿时看见了里面有不少的陪酒小姐或者穿了,或者没穿的看着拿着自己的包愣愣发呆的表嫂!

没有人强奸表嫂!

那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些陪酒小姐都开放的很,并没有因为我踹开了门,看见了她们的春光而尖叫或者什么的,她们只是快速的穿好了衣服怔怔的看着表嫂。

"我的钱呢!谁!谁动了我的钱!"表嫂咆哮!

4

钱丢了?

"不是我!"

"不是我,柯姐,我今天下午可没来更衣室,我是跟您一起来的!"

屋里的小姐们连忙说跟自己没有关系,并且穿好了衣服连忙跑出了更衣室只剩下表嫂一个人不断的在自己的衣柜里翻着钱,还有站在门口如同一个傻子一般看着慌乱表嫂的我。

钱丢了?

这意味着什么?

明天可就是琛哥来收账的日子了!

一定是曹辉!

一定是曹辉那个孙子记恨我打了他偷了表嫂的钱!

"曹辉!你给我滚出来!"我愤怒极了!我原地爆炸大叫着曹辉!

他是要逼着表嫂去卖吗?

我要杀了他!

"陈宇!"

我刚要转身去找曹辉!表嫂突然看向我大喝一声!此时的表嫂咬着牙红着眼泪流满面,我能看得见她眼神当中的无助和恐惧!

还有对于我的愤怒……

"你还要干什么!你还嫌你闯的祸不够多吗?我求求你了!你消停点吧行吗!"

"行吗!"

表嫂如同疯了一样的大声质问我。

我愣在了原地。

我呆呆的看着表嫂呵斥完了我之后慢慢的蹲了下来,坐在地上捂着脸痛苦,我心如刀绞。

这一次表嫂打我我没有像上一次一样的不服气,表嫂没有错,的确是我,也许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我一直选择的都是让我和表嫂的情况变得越来越窘迫的方式……

"表嫂,我……"我张了张嘴,想要上前扶起坐在地上一直哭的表嫂,我想告诉表嫂!让她不要害怕,明天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的!

但这种年少热血的话到了我的嘴边我却再也说不出来了,我曾经以为我年少热血,为了让我的未来不留遗憾是对的。

即便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我不后悔!

现在看来是我错了,我救表嫂是应该的,但未必就要用那一种方式……

这是我惨痛的教训。

"哟!怎么了?听说你的钱丢了啊?"曹辉双手插兜摇头晃篮子的摆明了一副欠揍的样子。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一定是这个混蛋让人拿了表嫂的钱!

他就是要我们难看!

"曹辉……!"我咬着牙,愤愤的看着曹辉。

"哎哟,哎哟!"曹辉看见了我顿时装作害怕的样子哎呦了几下,然后哈哈笑着说:"我怎么感受到了刺骨寒冷的杀气呢?"

我咬着牙忍着!

"怎么了小子?怎么不打我了啊?我跟你说,你刚刚步入社会,还不知道人心险恶!人吧……他不是谁都能得罪的!"曹辉笑着教育我。

随后曹辉淫笑着看向了刚刚从地上爬起来,摸着眼泪的表嫂,他说:"嘿嘿,刘珂啊,你也别说曹哥不仗义,这样吧?你陪我一宿,明天的那八千块钱,哥给你拿了怎么样?陪我一个人总好过被那么多人轮着干,你说是吧?"

"你找死!"

我骂了一声奔着曹辉就去了!

再也忍不了了!

曹辉一看我奔着他去了吓的连忙往后躲,并且推着身边的服务生让他们靠前挡住我,但我还没迈出两步,一双温热的小手抓住了我的手腕。

"陈宇,咱们走。"

表嫂平静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一愣,表嫂竟然用这样平静的语气跟我说话?而不是因为我对曹辉发了火而怒骂我?

表嫂真的很难以捉摸,我根本不清楚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那一刻我身上所有的怒气都被表嫂那温热的小手,还有平静的语气吹掉了。

"好。"我应了一声,恨恨的看了一眼,随表嫂走到了后院,表嫂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香烟 ,她静静的点燃了一颗香烟,然后看着星空安静的抽着,一句话不说。

"表嫂,不行的话……你走吧?这里留下我一个人顶着就行了。"我对表嫂说,我不想看见表嫂被人凌辱的样子。

表嫂转过头看了我一眼,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我从她的眼睛里却看到了一丝丝的惊讶。

随后表嫂竟然笑了,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透透气你就进去继续干活吧,如果曹辉不惹你,你尽量不要惹他了,钱的事情……我借一借。"

表嫂冲着我微笑着说。

我一愣神。

我似乎已经好久没见过表嫂的笑脸了。

我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酒吧,继续在店里人所有人的白眼下继续工作。

但我时不时的我会去偷偷看看在后院借钱的表嫂,从表嫂的表情上来看钱借的似乎不是很成功。

就在我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的时候,有人在我背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陈宇。"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高鹏,我的同事。

"干什么?"我有些不耐烦,但高鹏的下一句话却提起了我的兴趣。

"我知道你现在缺钱,我现在有一单能挣钱的活,你干不干?"高鹏嘴角扬起一丝笑容。

能挣钱的活?

"干什么?"我连忙看向高鹏,我现在最缺的就是钱了!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让我干什么都行!

但是当高鹏真的说出来去干嘛的时候,我却犹豫了。

高鹏竟然让我去当鸭子!

"兄弟,这趟活可是个大单啊,这女的可有钱的很,出手也很大方呢。"高鹏冲我挤眉弄眼的说:"并且还漂亮。"

但我听后却是一皱眉,对于这个活,我特么的的确是有点难以接受啊,但漂亮能漂亮到什么程度?大方能大方到什么程度?

这都是我的疑问,我不可能看着表嫂被人轮奸,我必须要帮忙!所以这个女人大方的程度能决定我明天能否安稳的渡过难关。

而她的漂亮与否,会决定我今晚会不会太……难受吧。

"嘎嘎漂亮!小少妇老带劲了!出她一趟活,最少三千块钱,就是人难伺候了点,诶对了陈宇,你是处男吧?"高鹏怼了怼我。

我沉默,点了点头。

"那最少五千!"高鹏冲我伸出了五根手指头!

还真不少!

"怎么样兄弟?干不干?干的话我现在就给你联系!"高鹏拍着我的胸口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

"别想了兄弟!这活多好啊!五千块呢!一宿不睡让她折腾就完了呗!话说的难听点哈,这……毕竟你是男的,你折腾别人,总好过让里面那位被别人折腾要好吧?"高鹏怼了怼我小声说。

"干!"

高鹏说的对,我干别人,总好过表嫂被别人轮着干!

"好!爷们!"高鹏竖了竖大拇指!

然后就说帮我联系去了,我忐忑的等着,没过一会儿高鹏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张纸条,说对方同意了,上面写着地址让我赶紧过去。

我拿着那纸条走出了酒吧,我走出酒吧的时候表嫂依然在打电话借钱,今天晚上我是够呛能回来了,我告诉了高鹏让高鹏转告我表嫂,就说我有事儿去找我朋友了,让我表嫂别担心。

离开了酒吧,我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找到了一个高级宾馆,我站在宾馆门前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有些唾弃我自己,但却没有办法。

又有些好奇里面的那个女人究竟长成什么样子,毕竟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个女人,如果能尽量好看,我还是希望她别丑。

"当当当。"我敲了敲门,这三声就像是敲在我的心上发出的声音,我的身体都有些突突。

但是当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顿时愣住了,开门的是一个漂亮到了极点的女人,堪称人间尤物!这女人看起来似乎也就二十多岁,刚刚洗完澡,身形饱满,胸前更是呼之欲出……

在加上不带一丝妆容的漂亮脸蛋,这绝对是任何男人看了都要迈不动步的人间尤物啊!

这样的女人竟然还需要叫鸭?

"啧啧,被人打成这样?"女人看了我脸上的伤之后不由的撇了撇嘴,显然是有一些嫌弃,但她还是皱眉说了一声:"进来吧。"

随后转身走进了房间,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那双美腿长又白皙,我就是那么一看,再加上心里想着一会儿就要跟她发生关系了的暗示,我顿时就有了反应……

"呵!"那女人见我看着她愣了神不由的冷笑了一声,眼睛斜撇着打量了我一眼,随后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洗澡?没见过市面!"

"恩!"我听后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卫生间走,但是我心中却不由的腹诽,你不知道我是处男吗?我没见过市面很奇怪吗?

其实我真的挺讨厌她那看不起我的眼神的,但没办法,谁让我正做着让人看不起的事情?

走进了浴室后,我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我还没洗完的时候,外面那女人就叫道:"洗完了别穿衣服!那里有给你准备好的浴袍!"

我看了一眼,的确有干净的浴袍,还没拆封呢。

随后那女人又补充道:"内裤也别穿!"

我:"……"

我放下了刚刚要穿上的内裤,安慰自己是在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听话吧。

我穿上了浴袍之后,走出了浴室,此时那个女人正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呢,看见我穿好了浴袍走出来,那女人瞥了我一眼,然后对我招了招手。

让我上床。

我走到了床边之后,那女人竟然直接从枕头下掏出了一沓子的钱,随即嘴角上扬,带着一抹邪魅的微笑对我说:"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挑逗我,如果我受不了了让你干了,那这钱就是你的。"

我听了这女人的话后顿时一愣,挑逗?

成功了就干?

干完了钱就是我的?

一时间我感觉我自己的脸颊发烫,有些茫然,我是处男啊,哪里会挑逗女人?

5

那女人见我愣在了原地一皱眉,随即问道:"怎么了?不会啊?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簧片你还没看过?"

首先我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簧片我的确看过!而且这女人一说,我就能想象到我该怎么做好了。

我的第二个念头就是,猪肉?她这比喻还真是……

但那女人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比喻有不恰当的地方,竟然直接就大方的脱下了她的浴袍,顿时一具堪称完美的躯体就摆在了我的面前。

姥姥的……

那雪白的肌肤甚至晃的我直发愣,我的一双眼睛被她那体现女性特征的地方深深的勾住了。

刹那间,该有的反应我就全都有了。

而那女人似乎对于我的反应很满意,嘴角带着一抹浪荡的笑意将床上的遥控器往下一扔,随即躺在了床上,浪笑着闭上了眼睛对我说:"开始吧。"

"哦。"我听后应了一声,随即也脱下了自己的浴袍,我觉得肌肤相亲似乎能更让人有欲望,然后我就慢慢的爬上了床……

我伸出了手开始轻轻给她的后背按摩。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女人,那种感觉真的让我毕生难忘,而那女人也正如她所说,她不管我用什么方法,她只是静静的躺在床上,嘴角带着一抹享受的微笑等着我接下来的服务……

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很多明星级别的女人,苍老师,小泽玛利亚,武藤兰……我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要靠着回忆她们艺术作品当中的场景去赚钱。

而我竟然成了过去我曾羡慕又鄙视过的男优!

这女人带给我的刺激有多强烈!我对我自己的鄙视就有多强烈!但当我看见那桌子上的五千块钱的时候,我平静了,我做了,表嫂不用被人轮奸了!

想到这里我有些解脱,于是变得更加卖力了起来,没什么难度,我拿下了她。

但是初入社会的我还是太单纯了,如果这件事情这么简单的话,或许也根本轮不到我来做,这一切,本就是他们为了折磨我而设计下的阴谋……

两个小时后,我穿着衣服,那女人坐在床上抽着烟,她并不需要我留下过夜。

"小伙子不错。"女人深深吸了一口烟随后道:"桌子上的钱是你的了。"

我拿起那五千块揣进了口袋里,并且她还要了我的电话,说下次有需要还会给我打电话。

正当我道别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巨响!

门被踹开了!冲进来了一个魁梧大汉!

"臭娘们!你竟然给老子戴绿帽子!" 魁梧大汉怒骂!

我顿时一愣。

抓奸?

这也太背了吧?

"老公?"尤物顿时一惊!连忙道:"老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还解释?

被人抓个现行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我无奈只好说:"这位大哥,我只是一个服务人员,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但那魁梧大汉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大骂道:"你走尼玛!睡了老子的媳妇儿你想走?"

"那不然呢?"我苦了脸,我也很无奈好吧?

"我弄死你!"大汉咆哮着就挥起了巴掌要扇我!

好在我反应快一个闪身躲开了!随后我就奔着门口冲了出去,此地不宜久留,家务事儿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但我刚刚冲出门口就愣住了。

"小子,你特么的想往哪跑?"

门口竟然站在三个大汉!

抓奸还带这么多帮手?不怕自己没面子吗?

"妈的!把他的腿给我打折!"魁梧男的声音响起,三个大汉当即冷笑着冲我包围了过来。

一时间我慌了,腿被打断了我的账谁还?表嫂怎么办?

"你们别动我!我是琛哥的人!"我叫了一声!

那三个男人一听琛哥的名字一愣,犹豫了,显然琛哥的名头还挺好使的。

但我毕竟不是琛哥的人!先脱身再说!

我趁着他们犹豫一拳打在了其中一人的鼻子上!然后推开了他撒腿就跑!

"卧槽!追!"

我跑的飞快!我不敢让他们抓到,不敢停下来的一直在黑夜中奔跑!不知道跑了多久才甩掉了他们,我躲在胡同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多亏我跑得快,有惊无险。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刚刚十二点,这个时候表嫂还没下班,我摸了摸兜里的五千块没跑丢,便向店里赶了回去。

虽然发生了点小插曲,但赚到了钱能解决明天的问题我还是很开心的。

但谁知我刚刚走到酒吧门口,就听见了高鹏与贺明的谈笑声。

"你说这小子今天晚上还能不能回来了?"贺明抽着烟笑着问。

"还回来个屁了。"高鹏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完全没注意到我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随即他继续说:"曹哥也是够狠的,不但偷了钱,还整了这么一出,今天陈宇那小子不被凡哥打死就算是命大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曹辉设计的!他不敢打我!他借别人的手打我!

如果不是我跑的快!今天被人打残了怎么办?

"那看来我的确是命大啊。"我咬牙在高鹏和贺明背后沉声道。

高鹏和贺明两人吓了一蹦!

我抬脚就踹在了高鹏的屁股上!一脚将高鹏踹飞!

"这……这跟我可没关系!"贺明连忙冲我摆手,我瞥了他一眼没搭理他,也没再理会被我踹飞的高鹏。

深吸了一口气,我转身走进了酒吧。

曹辉不在店里,我进屋的时候表嫂正在招待客人,我躲到了后屋,那魁梧男子应该就是高鹏口中的凡哥了,我害怕凡哥今天没打着我会找到这里来。

我在后屋犹豫,这件事情是不是应该告诉表嫂?我连凡哥是个什么人物都不清楚是不是又闯祸了?但出去做鸭子这种事情可不光彩,我还不想让表嫂知道。

就在我犹豫之间,表嫂推开了后屋的门问我。

"你干什么去了?"表嫂询问我。

"我……"我张了张嘴,还是没好意思跟表嫂说真话,于是我掏出了五千块递给了表嫂说:"我去借钱去了。"

"借钱?"表嫂一愣:"这么多钱?"

"你管谁借的?"表嫂皱眉询问我。

"我……管我朋友。"我撒谎。

"朋友?你什么朋友能借给你五千块?陈宇,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儿了?"表嫂眯着眼睛问我,她在管教我?

这个时候她不更应该担心每天没钱会怎么办吗?

"我没有,我哪有胆子去干坏事儿。"我说着不由的感觉自己脸颊发烫,撒谎的感觉并不好。

"呵!"表嫂轻笑,"你还没胆子?你胆子还比谁小啊?你说不说?你不说这钱我不会用的!"

表嫂呵斥我,虽然是呵斥,但却让我心里一暖,表嫂她关心我。

"我……"我实在编不出来一个合适的谎言,我只好将钱塞进了表嫂的怀里说:"表嫂这钱你放心用吧,这钱是属于我的,放心,有我陈宇一天在,我就不会让那帮混蛋欺负你!"

表嫂愣了!

呆呆的看着我,而我也感觉自己的脸颊烫的吓人,转身立马走出了后屋。

"唉。"我跑到了后院靠在墙上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我已经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是喜欢上了表嫂,表哥外出学习不在家,我竟然……

我不知道等表哥回来了,我该怎么面对表哥。

我也不知道万一表哥知道了我跟表嫂欠下了高利贷的事情会是什么样?

我很忐忑,就在那天晚上,表哥还真就回来了!

我跟表嫂下班回家后,只见表哥竟然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我们两个回来了,表哥笑呵呵的跟我打招呼:"陈宇,怎么被开除了?跟你表嫂干活还顺心吗?"

表哥笑眯眯的问我。

我顿时感觉面对表哥无比的心虚,我干笑着点了点头说:"还舒心。"

随后便逃也似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我躺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表哥许久没回来,今天晚上表哥和表嫂一定会那个吧?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竟然有一丝丝的难受,同时我又我唾弃我自己,矛盾极了。

半夜。

我依旧躺在床上失眠,敲门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顿时浑身一颤,我以为又是表嫂,但这一次却是表哥。

"睡了吗陈宇?"表哥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没。"我应了一声,随后表哥笑眯眯的推门走了进来,然后坐在了我的床边。

以前我看见了表哥从来不紧张的,但此时因为我喜欢上了他的女人,我很紧张,表哥只是简单的跟我聊了聊天,问了问我跟表嫂工作的情况,我不自觉的手心里就全都是汗。

我本以为表哥跟我聊天只是关心关心我罢了,但我没想到的是,聊了一会儿表哥就问我:"陈宇,你跟我说,你表嫂在店里工作老实吗?"

"嗯?"我一愣。

"诶!你懂的!就是有没有跟别的男人……"表哥怼了怼我。

我一皱眉。"没有啊。"

"真没有?"表哥眼睛一眯。

我苦笑:"表哥,你这么怀疑表嫂不好吧?"

莫名的这个时候我站在了表嫂这一边,虽然说表嫂的职业的确有点那个,但结婚之前表嫂就是做这个的,那时候你想啥了?

"嗨!"表哥一乐,随即说:"男人嘛,都会担心一些的不是?"

"这样。"表哥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五百块钱塞给了我,说:"这钱你拿着买点零食,以后有什么情况,及时跟我汇报啊,别忘了,我才是你表哥!"

表哥说罢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走出了房间,我看着床上那五百块钱不由的一阵发愣。

表哥这是在让我给他当眼线?这个时候我想了很多,从一开始表哥让我来他家的时候我就很奇怪,我被老板开除了也很奇怪,学徒有多难?

难道这就是表哥的目的?


点击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转载请注明:花边资讯网 » 混在夜店那些事 全本在线阅读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