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萌妻 全本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SJS199 暂无评论
第一章 结束后的开始

六月,似火的月份。

天气仍然那么炽热,仿佛在阳光下多呆一刻都能被太阳晒融化掉。

这时的学校,一改往日的寂静,今天,热闹了许多。人群成堆站在一起,身着同样的服装, 同样的发型,甚至于,同样的表情。

周围,驻足观看的学生络绎不绝,好像这是一件很少见的事。脸上带满羡慕的表情,可能他们也想象着这一天能快点到来。

人群站在旗台下,认认真真整理自己的衣服。看看衣领歪没有,头发乱没有。虽然只是一张毕业照,但也看的很是重要,毕竟,这关乎他们的形象问题。

"诶,大瑞,你小子能不能笑笑,别摆着一张死人脸行么?跟谁欠你钱不还似的。"

一男生面带微笑看着镜头,眼睛却瞟向站在自己身边的王瑞,手不安分的偷偷在他的后背揪了一把。

王瑞斜了他一眼,并没有多余的动作。

两人站在最后一排,倒也没有人看到他们的小动作。

王瑞目视前方,神情肃然,男生见没有任何效果,却也不再有所作为了。长叹一口气,就像是为了自己孩子操碎了心的母亲一般。

王瑞,初三学生。今天毕业。

这一天,他等了很久,从向菱悠毕业开始就在期盼。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一刻。

向菱悠站在人群中央和其他的同学照相,她总是那样,受人欢迎。终于解脱了,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这个像是监牢一样的学校。

王瑞从教室走出来,站在树荫下望着远方的她,双手揣兜。此时的他,心里很复杂。背靠着树干,双手抱胸,看向一边,借此转移他自己的视线。

可是,向菱悠似乎是想故意和他作对一样,朝他望了过去。他躲过她的视线,准备抬脚离开时,她却向他走了过来。

"嘿,小个子,你这就想走了?不和我打个招呼吗?"向菱悠笑着说出这番话。

王瑞抬起的脚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心底陌生的情绪正一点一点侵蚀着他,而他却无力反抗。

他转过身来,看着那副异常熟悉的脸庞。嘴角硬生生扯出一丝微笑,道:"悠悠,恭喜你毕业。"

"要叫我悠姐,给你说了多少次了。"向菱悠嘟着嘴不满的反抗着。

王瑞撇撇嘴,摊开双手没有反驳。

趁着这个空档,他朝她身后望了望。那些人很是不耐,脸上写满了‘我生气了,我有情绪了。’

呵呵,说好了的好朋友呢?就是这样的吗?王瑞心里想着,吐槽归吐槽,要换做是他眼前人,大概只会不停道歉,然后,继续和他们一起快乐的玩耍吧。

而这些人气恼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一个学渣且不受欢迎的他。

不过,看到他们这样,王瑞心里是忍不住的高兴。

"他们还在等你呢,快去吧。"王瑞朝她背后努努嘴,脸上掩盖不住的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哼,她还是最在意我的。他想着。

向菱悠往后看了看,示以歉意一笑。然后,她回过头,盯着王瑞,身体向前走了一步,手放在他的头上。

"小个子,可别再被其他人欺负了,我不在的时候,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哟。"

以她的身高,正好可以把王瑞彻底挡住。在她身后的人,看不到她在做什么。

他抬起头望着向菱悠,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干咳一声,轻轻拂开她的手,说:"知道了,就你话多。"

"哈哈,我们的小个子居然脸红了。"她大声的笑着,肆无忌惮的。

王瑞恨恨的盯着她,不着痕迹躲开她伸来的手,拉开和她的距离。看着她因奇怪而置在半空中的手,王瑞心里猛地有些失落。

"我先去上课了,拜拜。"他匆忙说出这句话,摆摆手,跑开了。

2016年6月,王瑞站在了旗台下。

去年那一幕仿佛发生在昨天,那时的他,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来,同学们,笑一笑,看镜头啊!"

站在前面的摄影师大声喊着,仿佛是为了衬托此时的气氛。王瑞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逐渐上扬。

"咔擦"画面从此定格。青涩的模样,无忧的笑脸,对未来充满遐想的脸庞。

留在学校的最后一件事也完成,剩下的,就只是留念。同学之间,每人分发一张同学录,在上面写上想说的话,想要留下的联系方式。

你来我往,几乎人手三四张,而王瑞手上却只有一张,来自于死党的唯一的一张。

三年的相处,要怎么做才会达到他这种境况?这是死党章羽的疑问。在他的脑海里,不管怎么混也应该有那么一两个朋友。但王瑞偏偏是例外,冷门的例外。

不过,这并不妨碍王瑞。在他的意识里,朋友在精不在多。当章羽问他时,被这个理由堵得无话可说。从另一方面来讲,章羽对他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王瑞几笔填上,走到章羽身旁,放到他眼前,在这一瞬间,直让章羽的双眼变成斗鸡眼,模样很是滑稽。

他没好气的接过,看看上面寥寥几字,更是恨得牙痒痒。

"我说你就不能多写几个字?你还真是惜字如金呐,不知道你都赚到几桶金了?"

章羽拿着同学录在王瑞面前晃悠,他看着章羽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甩来一句:"你很烦,爱要不要。"又不是不联系了。

最后这句话,章羽多年后才知道,从向菱悠口中。

话说出口,章羽快速收回还在外面飘着的同学录,快速道:"要,怎么不要。"

王瑞瞧着他,笑了笑。三年来最大的收获,一是,得到了章羽这个死党;二是,意识到了向菱悠对他的重要性。

终于,我也毕业了。

王瑞在心里想着。突然之间,他充满了期待。

2016年8月24日,A市实验中学。

王瑞拿着行李站在校门前,他终于来到了这个地方。

他还能再次见到她。


第二章 全新的认识

学校。

刚逃离了一座牢狱又跳进了另一座崭新的火坑,并且,是心甘情愿的跳去。不知道,当这里的老师知道我这种想法时,会是怎么一副表情。

王瑞站在教学楼下,心里如是想着。

他笑了笑,高挑的身材在众多学生中算得上是出众的。此刻他才发现,原来高一点的好处真的还不少。

不知道向菱悠还认不认得出他。他的心里有些打鼓。不过,就算她认不出来也没有关系,他认得出她就好。

他紧了紧抓着书包带的手,慢慢往里走去。里面,青涩的面孔,熟悉而又陌生。

要问新生进校第一件事是什么?大概大部分的人都会说军训吧。当然,学校里的套路就是这样,从不改变。

尽管老套,却屡试不爽。

为期一周,为的只是让你明白生活的艰难、学习的重要、人生的不易、培养吃苦耐劳的好品质。

然后,料想之内的军训紧张而又兴奋的开始。

几天下来,同学们脸上原本的色号变得更加深了一些,被晒黑了许多。班级里的人,一眼望去,竟是清一色的黑饼。看来,太阳果然还是雨露均沾的。

军训里培养出来的友情是什么样的?应该是共患难,齐分享吧。

七天,快也不快。阅兵、嘉奖,与教官的依依惜别,随后,迎来的是大扫除的时间。

清洁,发书,在一天的时间里忙完。所有的学生忙得像是个陀螺,转个不停。逮住空档,王瑞来到走廊外停下来休息一阵。

"王瑞,你小子居然跑到这里来偷懒。"

一戴着眼镜的男生站在教室里,大声朝王瑞吼道。他手拿扫帚来到王瑞身旁,比王瑞矮一个头的他,艰难的把手放在王瑞的肩膀上。

然后,手臂猛地一把勒住王瑞的脖颈,恶狠狠道:"看我夺命剪刀手,说,还敢不敢再偷懒了?"

王瑞仰着头,无奈笑笑。他拍拍他的胳膊,附和道:"我错了,你先放手。"

该男生这才缓缓放开他的手,朝王瑞哼了一声。他转身往里走去,边走边道:"快点啊,教室里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王瑞看着他的背影,低下头轻轻笑了笑。

来到这里,从军训开始,仿佛一切都变了个样子。初中的境况似乎就只是他的一场梦,一场恶梦。这里,朋友自然而然就来到了他身边。

而于他最重要的一个人,也在这里。该说他有多幸运?

好久没有这么忙碌了,不过,这感觉,似乎也不错。王瑞双手插兜,慢慢朝里走,嘴角上的笑意,怎么也拦不住。

好像这样做,他和她的距离,又近了一些。

正式开学的第一天,比之只有新生的学校,今天,变得更加的热闹。开学典礼、老师的说教,这些总是繁复的。不过,王瑞甘之如饴。

只因,他知道,他能见到她了。

此时的王瑞,心里充满了期盼。

回到正轨。

一周后,早上九点,数学课上。王瑞正撑着下巴望着窗外发呆。

"同学们,今天会有个转学生来到我们班上,大家欢迎。"

班主任打断正在上课的数学老师,自己站在讲台上,满脸微笑面对着众人。话音刚落,底下的学生们一片热闹的交谈声。

转学生这个名词,总是惹人注意的。

这时,班主任朝门外挥挥手,一个人影踏了进来。

"大家好,我是章羽,大家可以叫我章鱼,注意,是海里游的章鱼哦。"章羽幽默的自我介绍瞬间引起大家的热议。

底下一干女生花花痴,满眼冒桃心,异口同声道:"好帅啊,看起来好阳光的。"

原本才安静下来的课堂,猛然之间,变得更加热闹,叽叽喳喳一片。

站在章羽身旁的班主任沉默不语,面带微笑看着底下这一群孩子。几分钟后,她轻咳一声道:"咳咳,好了,大家安静。"

然后,朝身边的章羽说:"章羽同学,你就坐到王瑞同学旁边吧。"她指了指王瑞旁边的空座,笑的很是温柔。

章羽往下看了看,随后朝班主任点点头。

他刚踏进这个教室时,就看到了王瑞,或者更准确来说,是故意来到这个班级?

随后,班主任来到数学老师身边耳语几句,便离开了。

章羽慢慢往下走,来到空位上,放下书包,堪堪坐下。同学们目视着他走向座位后,才转移视线。

数学老师无奈敲敲黑板,终于拉回底下学生们的注意力。

章羽瞟了瞟身边的王瑞,他还是那副面瘫的样子,面无表情的,却也是章羽所熟悉的。

"叮铃铃铃"下课铃声响起,老师放下手里的粉笔,拿上教案走出教室。

底下安静的学生们,在老师走出教室那一刻,犹如脱了缰的野马,一窝蜂似的朝章羽围去。

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好不热闹。

几分钟后,章羽终于一一打发充满热情的众同学,背靠着椅子,长舒一口气。

"妈呀,这也太热情了,受不了,受不了。"

全程一言不发的王瑞,此时幽幽说道:"我看你也挺享受。"

闻言,章羽挠挠脑袋,嘿嘿干笑着。

"不过,你现在应该在C市才对,为什么会转学到这里?"王瑞有些疑惑。按照章羽家里的条件,他完全可以有更多的机会。

"这里不是有你在么,再说了,三年的高中生活,如果没有你这个损友,那多无聊不是。所以,我就求我爸帮我转学咯。"

章羽随手操起放在桌上的铅笔,拿在手里不停的旋转。他说的很是轻松,并不认为这个决定有什么不妥。

可是,于王瑞而言,却是震惊异常。

他停止了说话,拿起桌上的书不停翻看。低着头的他,嘴角止不住往上扬起。

尽管这一周内,没有见到向菱悠。尽管他打听到了向菱悠所在的班级,但是每每他去时,不是去办公室了,就是有事不在。王瑞也不知道,为什么同在一个学校,找个人却这么难。

这下好了,章羽的到来,顺利分散了他一些愁绪。有这么个活宝在身边,似乎也不错。他在心里想着。

周二下午,课间休息。

章羽已经完全融入到这个班级。其他同学找他帮个忙时,他往往是不问理由,直接帮助。因此,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很乐意和他一起,人缘越发不错。

对此,王瑞见怪不怪。因为,从初中开始,章羽就是这种性格。

放学后,王瑞兀自往楼下走去,看得出来,心情有些低落。今天,仍然没有见到向菱悠。

这时,章羽从他身后跑来,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大声道:"怎么,还没找到你的女神呐?"

王瑞扭头白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见此,章羽哈哈大笑着,说:"哎呀,别担心,这学校就这么大点,想要找个人还是比较容易的,别…"

章羽无意向后瞥了一瞥,后半句的话,顺利卡在喉咙里。

王瑞等了半天不见他继续唠叨,于是,顺着他的视线也往后看去,这一看,令他一生难忘。

第三章 重逢后的意外

"我这嘴是开过光吗?"章羽傻愣愣盯着前方,满脸的不可置信。然后,偏过头来看向王瑞,他脸上那欣喜若狂的表情,章羽自己都能直接感受到。

在两人不远处的前方,女孩背对着阳光而站,光芒洒在她的身上,长发随风飘扬。一身普通的洁白无瑕的校服工工整整的套在她小小的身躯之上。

她笑起来的眼睛像是天上的月亮,笑意直达眼底。脸上的酒窝,还是王瑞记忆中的那样,她好像一直没有改变过。

向菱悠搀着她身边那个女生的手,动作亲昵,有说有笑。女生板着一张脸,时不时冒出一句话,就让向菱悠开怀大笑。

而女生却是满脸无奈,摊开双手,表示很难理解向菱悠的笑点。

王瑞和章羽两人,就傻傻站在原地,像是两座雕塑,双眼目视前方。此时,王瑞终于见到了他想见到的人,可是,他竟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打声招呼?笑着迎上去?说一句好久不见?

短短的时间里,王瑞心里产生了很多种方式,不过,还是被他一一否决。因为,他觉得这些方式,都太傻了。

神游许久的章羽终于反应过来,左右晃了晃脑袋。见王瑞此时却没有任何动作,章羽不由产生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他用手戳了戳王瑞的腰,小声道:"诶,二货,你女神啊,还不上去打个招呼?"

王瑞仍旧没有任何反应,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

当自己期盼了许久的、心心念念的人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你会是什么反应?激动?兴奋?意外?还是胆怯?

在这一刻,王瑞感觉他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目光停留在了向菱悠的身上。傻傻的模样,让一旁的章羽好一番着急。

"不是,我说…"

章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瑞干脆打断。

只因,本在和朋友说笑的向菱悠,朝他们两人看了过来。王瑞只感浑身一个激灵,飘走的灵魂终于回到他身上。

他突然变得有些拘谨。

向菱悠皱了皱眉头,放开搀着女生的手,朝两人走去。

章羽微仰着头瞧了瞧身边的王瑞,再看看朝他们走来的向菱悠,他猛然醒悟。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在原地,只留下王瑞一人。

"你…你是小个子?"

向菱悠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王瑞。她有些怀疑,有些疑惑。因为站在她面前的人和她记忆中的那个人差别太大了,她实在不敢确定。

可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这个人,就是她印象中的那个人。

王瑞盯着她,久久不语。自己眼前的这个女生,还是如往日那样,干净、开朗、爱笑、笑起来,有个酒窝。

这么久,他终于见到了她。

"嗯,是我,悠悠。"

王瑞温和的笑着回答,往日那副面瘫脸,在此时已然离他而去。如此笑容,似乎只为向菱悠而绽放。

"啊,真是你啊!你长高了,也黑了一些,不过,更帅了呢。"

向菱悠惊喜异常,脸上的笑容更甚几分。她没想到,在这个学校里,还会见到王瑞。她以为,王瑞应该不会待在这个城市。

他的母亲不在这里,按照向菱悠对王瑞的了解,他应该会挑一个离家近,比较好照顾他母亲的学校才对。

可是,眼前的事实让她不能忽视。

她不知道,他要怎么去照顾他久病的母亲。不过,这些已经挡不住向菱悠此时的开心和兴奋。

能再次遇到他,总归是好的。

听后,王瑞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上有些微红。

章羽见情况好转,迅速来到王瑞身边,大笑道:"悠悠姐,还有我呢,你居然把我给忘了。"说着,他做出颇为委屈的模样看着向菱悠。场面一度有些幽默。

"嗯,怎么会把你这个活宝漏掉呢。小个子在这里,我想你肯定会跟着一起来的,对吧。"

向菱悠微笑着,她的猜想往往意外的准确。

被她落在后面的的女生也走了过来。虽然对这情况有点奇怪,不过见向菱悠这么开心,这些人应该是她的旧相识吧。

于是,四人相互做了个自我介绍,如此,便也算认识了。

四人并肩往外走,王瑞全程带着笑容,不停回答着向菱悠提出的问题。几人不吭声时,王瑞便就此瞧着向菱悠的侧颜,却也是安静的很。

他想,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对他来说,也是好的。

从刚才见到阳光下的向菱悠的那一刻开始,他清楚了解到自己心里的想法。是的,很清楚。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

教学楼楼道边,一男人手拿教案正缓慢往外走。路过的学生们,礼貌的问了声好。男人笑着朝他们点点头。

他抬起手看看时间,"六点半了啊。"他呢喃着,随后,脚步加快往外走去。看上去,他好像有什么急事。

他抬起头往前方看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向同学,你还没回家呢?"

男人来到向菱悠旁边,脸上挂着公式化的微笑。

向菱悠闻声转过头去,神情顿时一僵,随即视线乱飘,总之就是不敢看着男人的脸。她带着甜甜的笑容,说:"嗯,林老师,我正打算回家呢。"

站在她面前的人,是林安,负责她们班上的英语。他的课堂幽默有趣,教授方式幽默诙谐,颇受学生们的欢迎。

加之,身材姣好,外貌英俊,却也更受女孩们的欢迎了。

"嗯,回家注意安全哦。"说完,林安抬脚继续往前走,忽然,他顿了顿,又转过身道:"对了,别忘了英语作业哟。"

他做出自认为潇洒的姿势朝向菱悠说着。

向菱悠看着他点点头,低着头,模样娇羞。

她所有的表情变化,皆落进了王瑞的眼里。他习惯性皱着眉头,看着这样的向菱悠,他心里有一个不好的念头。

章羽双手揣兜,目送着林安离开。他撇撇嘴,不屑道:"这老师是来搞笑的吗?那动作也太落伍了。"

向菱悠盯着林安消失的方向,双手不安的搅在一起。嘴角上扬的角度,看上去那么美好。

王瑞看着她,若有所思。她此时的一些小动作,让他感到了不安。

第四章 习惯成自然

远处,分岔路口。

章羽遥遥望着前方,脚踢着一颗不知从哪来的小石子,模样看上去有些无聊。本是陪在向菱悠身边的女生,早早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或许,她是想给向菱悠和王瑞一个好好叙叙的机会吧。

斑马线边,红灯显示着逐渐减少的时间。三人身边,人群慢慢聚集。王瑞时不时往向菱悠看去,从见到林安开始就心神不宁的她,一直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反常,太反常。王瑞在心里念叨着。

几次想要开口问她的王瑞,话到嘴边,还是给咽了回去。他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何种身份去质疑站在他面前这个颇为照顾他的女生。

索性,把疑问吞回到肚子里去吧。

这时,红灯跳转。王瑞往前迈出几步后,猛然发现,身边好像少了个人。他回过头,向菱悠仍然站在斑马线外,低着头,脸上带着痴笑。

他无奈摇摇头,往回走,一把拉起向菱悠的手,说:"过马路不要神游,我和你说了不止三遍了吧。"

他的话语,成功拉回向菱悠的心绪。她瞧着自己面前这个高大的身影,轻轻一笑。不知不觉间,这个小孩子已经成长到不需要她来时刻照顾了。

率先走到马路另一端的章羽,靠在树干上,嘴角含笑欣赏发生在他眼前这一幕。

"哎,又虐单身狗啊!真是不让人有一刻的喘息机会。"他无奈说着,尽管只是单纯的自言自语。

当向菱悠两人来到章羽身边时,绿灯正好跳转。时间,掐的正是时候。

王瑞轻轻放开拉着她的手,重新揣进自己的裤兜。他继续往前,若无其事的样子。

"大瑞,我走这边。"章羽指着和王瑞前行的一个相反的方向。

王瑞转身看看他,又瞧了瞧他指着的方向,说:"你家住在那边?"我还以为你和我住在一个地方哦。

这句话,只在王瑞心里响起。他当然是不会让章羽知道。

闻言,章羽点了点头。随即,嬉皮笑脸的靠近他,说:"放心,哥们儿我还是很明事理的。"说着,他瞟了瞟站在一边的向菱悠。他脸上的笑,在王瑞看来,只剩下猥琐。

王瑞没有接话,看向章羽的白眼已经翻上了天际。

"咳!"章羽干咳一声,然后走向另一边,倒退着朝二人挥挥手,道:"我先回去了,明天见两位。"

全程处于状况外的向菱悠接过章羽的话茬,笑着说了声再见。然后,像是后知后觉一般,愣愣看向站在身边的王瑞,偏着头问道:"对了,你住在哪的?"

"我住在你隔壁。"

语毕,他自顾自往前走,双手背在身后,看样子,他似乎有些….高兴?

"喂,我不是说你以前住的地方,我是说你现在住在哪里!"

向菱悠跑到他身旁,戳戳王瑞的后背,问道:"你来我们学校我怎就一直没有碰到你呢?按理来说,不应该会这样。"

王瑞偏头瞧了瞧,心说我也想知道个中缘由。

两人并肩而行,有那么一刹那,王瑞感觉他们两人恍惚又回到了童年时代。只是,那时候的他,没少被向菱悠嘲笑。只因他害怕一个人过马路。

"呵呵"王瑞看着前方,忽然笑出了声。他想到那时候:面对疾驰的车辆而感到害怕浑身颤抖的他,向菱悠尽管无情吐槽却仍然紧拽住他的手。

那般胆小的自己,现在想想,真是不敢直接面对。

"你笑啥呢?"向菱悠有些奇怪的盯着他,对于王瑞跳跃性的思维,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

王瑞嘴角上扬,淡淡说了句:"没什么。"

他心中的喜悦盖过了刚才面对反常的向菱悠时心里的震动和不安。然而,他的故意忽略使他后悔终生。当然,这已是后话。

阳光渐弱,微风习习,吹来倒也很为凉爽。与六月相比,缓和了不知多少。

向菱悠张开双手,做出拥抱的姿势。看来,她很享受现在的时光。有朋友,有爱人,世界还是那么美好。她如此想着。

爱人?向菱悠忽然怔了怔,随即俏脸一红。少女怀春总是这样,羞涩却也无比美好。

目视前方的王瑞,没有注意到这样的向菱悠。他已经沉浸在了重逢的喜悦之中。

半响,向菱悠双手背后,站在门前,说:"小个子,我到家了。"她笑着,心情很好。

"嗯。我也到了。"王瑞嘴角上扬,他指了指立在向菱悠家旁的房子,淡淡说着。

向菱悠瞧瞧他,再看看她家隔壁的屋子,嘴巴不受控制的张大。"你….你真住在这里?"不是吧!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

她震惊的样子,让王瑞感到很是有趣。其实,当得知他的邻居还是向菱悠时,心里的震惊并不她少。但,震惊过后,得到的是喜悦,无比的喜悦。

但,他现在必须控制住心里的兴奋,脸上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再次成为邻居,仿佛是一件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事。

好半响,向菱悠才回过神来。她闭上张成O型的嘴,朝王瑞挥挥手道:"那,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没等王瑞回答,她率先离开。打开门,关上门,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不过,在王瑞眼里看来,却是另外一种画面:受到惊吓的猫儿,落荒而逃。

"她果然还是那样,一点都没变。"王瑞站在满是花草的门外呢喃着。

没变吗?或许,两人从此刻开始,已然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太多的改变。

次日清晨,七点半。

"悠悠,饭盒拿没?早饭吃了没有,哦对了,你的牛奶喝没有啊?"

一中年妇女独特的嗓音从向菱悠家里传出。她不停念叨着,直恨不得她来替向菱悠做完一切的准备。

"妈,我都拿了。我出门了啊!"向菱悠顺手从餐桌上拿起一块面包叼在嘴里,咚咚咚地快速换上鞋子,出了门。

室外,她大呼一口气,道:"太唠叨了,真受不了。"

"懒猫终于舍得出来了。"王瑞站在大门外,满脸含笑盯着向菱悠看。

听到声音时,向菱悠条件反射的向声源看去。见是王瑞,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满含食物的嘴,含糊不清朝他嗔怒道:"你说谁懒呢,我这是正常的作息时间。"

"呵呵,走吧,待会儿该迟到了。"

而向菱悠却和面包较上了劲,一次吃得太急,噎得她直拍自己的胸口。见此,王瑞摇头笑笑,放下一边的书包带,从里拿出一包热过的牛奶递给她。

向菱悠拿起一阵猛喝,这才艰难顺下堵在嗓子里的食物。

他还是有这个习惯,出门必带一包热过的牛奶,因为,他知道向菱悠一定需要。

久而久之,习惯会变成自然。

就如从小学开始,他就是她的邻居;他知道她的弱点,她也知道他的软肋;他习惯早上出门带上一包热牛奶,她不问一句顺手接过。

第五章 不用言语的了解

周五,早晨还是记忆中的那样,明媚,富有朝气。王瑞、向菱悠两人慢慢悠悠往学校走去。明明将要迟到,两人却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学校里的校规,立出来仿佛就是为了让学生们来打破的。

街道上,行人匆匆,身穿校服的两人倒是格外引人注目。说来却也正常,这个点学生们应该已经乖乖待在学校了。

向菱悠手抓着书包带,慢慢往前,扎着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一飘一荡。王瑞偶尔朝她瞟上几眼,似乎只要她在身边,一切都感觉很美好。

世界,不曾对他温柔以待。但至少,还有她。她的存在,超乎寻常的重要。

忽然,王瑞前行的脚步顿了顿。随后,无奈笑笑,一把拉住正在往前走的向菱悠的书包。如此动作之下,向菱悠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正当她要发火时,王瑞才慢吞吞的将她书包里快要掉出来的东西重新塞进去。拉上书包拉链,顺带拍了拍。

他弯下腰凑到向菱悠耳边小声说:"你的姨妈巾掉出来了。"

他说完,不管向菱悠此时是什么样的反应,手揣在兜里,哼着小调离开。

而向菱悠,像是一座雕塑立在路边,僵硬着身躯。许久,她回过神来,脸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瞬间变红。仿佛,下一刻就能冒出烟来。

她双手紧握,猛然大吼一声,"王瑞!!!"

虽然,王瑞及时帮她把姨妈巾塞了进去,避免了进一步的尴尬。但是,就以他这种方式,实在不能让人产生怒火。

在向菱悠的记忆中,王瑞不应该是这种性格的。难道一年没见,他整个人都变了?是的,向菱悠此刻非常的郁闷。

她心中真恨不得狂揍王瑞一顿。

只是,‘罪魁祸首’现在已经走远了,一蹦一跳的。

一蹦一跳?这小子整完我居然这么高兴?向菱悠直恨得牙痒痒。

于是,她快速向他跑去,准备来个突然袭击。正当她接近,想要挥手时,王瑞一个偏身,躲过了向菱悠‘致命’的一击。

然后,他往外跨一步,朝向菱悠做出一个鬼脸。模样,倒是非常得意。

"你给我站住!"向菱悠朝他大声呼喊着。

这里的响动,引来路人的频频侧目。两人你追我赶的却也成了一道风景线。

不过,两人忘了一件正事,当他们意识到时,已经迟了。

"你,拿着书给我出去站着。"

"向菱悠,拿着书站后面去听。"

几乎是同时,老师甩出这句话。

班级里的同学们望着站在外面的向菱悠,摇摇头,做出颇为同情的表情。

要换做是其他老师,或许她还能逃过一关。但,此时站在讲台上的,人送外号‘灭绝师太’ 的物理老师并不是那么好说话。刚正不阿的她,出了名的严肃。

万般无奈之下,向菱悠只得灰溜溜的站到后面。同桌朝她做出加油的姿势让她更感无力。

老师继续刚才被打断的话题。向菱悠背靠墙而站,模样有些疲惫。

她拿着笔,不时看看黑板,一点一点写着。

生理期中这几天,是她最难熬的时候,偏偏,还被罚站。向菱悠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这边,王瑞无所事事站在教室门边。他观望着天空,蓝天白云,晴空万里。今天有一个好天气。他在心里默念。

突然,一个身影闯入了王瑞的视线。

那人鬼鬼祟祟,弯着腰猫在教室后门。但大门紧闭,他只得轻轻敲击门框,希望里面的人能帮他打开。

王瑞转过身,静静看着。那人却把他是为了空气一般,继续等待着里面人的解救。

一会儿,紧闭的门有了一丝丝缝隙,那人脸上冒出兴奋的笑意。他弯着腰打开,轻手轻脚往里去。

突然,一双脚出现在他面前。他左躲躲,右闪闪。那双脚仍然不懈的跟随着他。

"不是,你别挡着我。"那人站起身,小声吼着。

当看清面前人的脸孔时,说出口的话,越来越没有底气。

"呵呵,章羽同学,好玩吗?"班主任双手背后,满脸微笑。只是,这笑,让章羽感受到了威胁。

他直起身子,尴尬笑道:"那,那啥,杨老师,我…"不是故意的。

后半句还未吐出口,就被杨清赶出了教室。待遇如王瑞一样,拿着书,站在门口。这下,他有了伙伴,两人也凑成了一对守门神。

"呵呵,章鱼,欢迎欢迎啊。"

王瑞拍拍他的肩膀,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反观章羽,一副苦瓜脸,一拳挥到王瑞身上。"你小子,明明站在外面怎么不通知我一下?故意的是不是!"

"不是。"王瑞直接否决,这倒让章羽心里好受了一些。毕竟是自己的哥们儿嘛,不会干出坑队友的事不是。

"我是有意的。"

话一出,章羽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苦哈哈的抓了抓头发。罚站嘛,又不是没有过的事,等到下课就好了。

他如此安慰着自己。

两人相对无言,皆望着天空。

很快,代表着‘解放’的铃声响了起来,杨清走出教室,看着两人,教育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王瑞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忽然,他放下自己背上的书包,顺势丢给章羽,甩下一句我有事就潇洒离开了。

章羽愣了愣神,随后欣然接过。走进教室,又和众志同道合的战友聊在了一起。

王瑞此时正往学校超市而去,他想起了一件事,一件比较重要的事。

十分钟后,他来到向菱悠的教室门外。

"悠悠,外面有人找,还是个小帅哥哟。"一女生朝趴在桌子上的向菱悠喊道。

向菱悠抬起头来,动作缓慢往外移动。

"把它喝了。"王瑞率先开口,递给她一个水杯。

她傻傻接过,竟有些不明所以。还没等她再次开口,王瑞便往回走了,留给她的,只是一个高大的背影。

尽管不明所以,但还是打开来闻了闻。甜甜的味道瞬间充斥着她的味蕾。"这是…红糖水?"向菱悠不敢肯定,于是,凑近嘴巴抿了一口。

熟悉的味道,让她十分肯定,这就是红糖水。

他是怎么知道的?

向菱悠心里很奇怪,同时,也很感动。


点击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转载请注明:花边资讯网 » 学霸萌妻 全本在线阅读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