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资讯网 野史 中外闻名的“民国第一案”,案犯竟是枣庄山区的一个山里人

中外闻名的“民国第一案”,案犯竟是枣庄山区的一个山里人

1923年5月6日凌晨2时50分,沿津浦线上北上的一列“特别快车”行驶至山东枣庄境内沙沟至临城(今薛城)站时,列车忽然脱轨,在剧烈的震动中骤然停车。车上正在熟睡的乘客一下了全都被惊醒了。顿时,零星的枪声、玻璃破碎声和吼叫声、哭喊声瞬间打破了宁静的夜空。

接着,一群持枪的土匪砸开了厚重的车窗玻璃,翻窗冲进列车,命令乘客们全部下车。然后,开始搜罗乘客的财物和行李。个别试图制止和反抗的旅客被这群土匪当场开枪打死,其余旅客面对这群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再也不敢反抗,只好乖乖地走出车厢。一些土匪端着枪看守下车的乘客,其他土匪则继续洗劫列车。他们把旅客的行李、邮车的邮包,以及车上配备的床垫和毛毯等物品全部洗劫一空。

中外闻名的“民国第一案”,案犯竟是枣庄山区的一个山里人

乘客们起初以为,这伙土匪仅仅是抢劫钱财而已,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抢劫完车上的财物,土匪们又把这些中外乘客全部劫持到枣庄北部的抱犊崮山区。

这就是枣庄地区有名的土匪孙美瑶制造的震惊中外的“临城劫车案”。

列车被劫时,负责驻防临城车站的山东第六混成旅一团一营营长万伯龙,接到报告后立刻率部追击。次日10时左右,军队在黄蜂口追上这伙土匪的队伍,双方立即交火。但狡猾的土匪把劫持的乘客推到阵前作为“人肉盾牌”,一名菲律宾乘客在交战中死亡,其余中外乘客纷纷舞动白旗要求停战。土匪也写信告诉官兵,要求“勿再攻击,否则杀尽人质”。

万伯龙投鼠忌器,只好下令停火,眼睁睁看着绑匪裹挟着人质从杨家寨经过娘娘坟、横山口和齐村村西,越过官兵防线,进入绑匪的大本营——抱犊崮。

此次被劫持的乘客共71人,除1人死亡、1人中途被弃外,被劫持到抱犊崮的共69人。其中,中国乘客30人,外国乘客39人。

中外闻名的“民国第一案”,案犯竟是枣庄山区的一个山里人

劫车案发生以后,山东督军田中玉闻讯大怒,多次通电追剿绑匪,并电请苏、豫、皖各省予以协剿。被劫乘客的亲友和中外新闻媒体访员(记者)也纷纷来到临城、枣庄,各国领事馆一致要求北洋政府要以和平手段解救人质,田中玉只得电令暂缓进剿。

5月10日,北洋政府和孙美瑶开始了第一次正式谈判。为了表示谈判的诚意,5月9日,孙美瑶释放了全部外籍女客,同时提出三个谈判条件:

1、围山的官兵撤出十里之外;

2、孙美瑶所有成员要被编为正规军旅部,孙美瑶任旅长;

3、要为孙美瑶部补充枪支弹药。

官方由山东督军田中玉和山东省长熊炳琦亲自出马,孙美瑶派部下周天松作为代表。官方表示,除了“补充枪支弹药”一条有待商榷外,其余都可以接受。孙部答应,将分三批释放人质。但过了几天孙美瑶又忽然变卦,要求官军退兵济南,将其所部土匪改编为三个师,官军先发放枪支弹药,然后再释放人质。最后又增加了一条:撤换田中玉,由多次收编过土匪的张敬尧接替山东督军。而且,孙美瑶因为手中握有外国人质而变得有恃无恐。20日深夜,他竟发动了一场对官军的突袭,致官军损失惨重。

天亮之后,被激怒的田中玉下令重新围困抱犊崮,第一轮谈判宣告破裂。

中外闻名的“民国第一案”,案犯竟是枣庄山区的一个山里人

5月22日,田中玉在北京的内阁会议上报告了和孙美瑶部的接洽经过,指出官方在谈判中失利的主要原因是“匪情狡诈,我愈迁就,彼愈居奇”。提出要以威慑对抗强硬,来争取谈判的主动。

于是,北洋政府派出三架飞机在抱犊崮上空抛撒传单,对孙美瑶匪部进行威慑宣传。同时,田中玉调兵遣将,集结大军,极力制造大举进山清剿的空气。

此时,孙美瑶匪部也有些着慌。因为一旦官军真的进山围剿,他们根本无力抵抗。

这时,被绑架的美国人质鲍威尔,主动要求下山充当谈判的信使。

这次孙美瑶提出的条件有所收敛:

1、官军撤回驻地;

2、自交涉之日起,接济粮食和款项;

3、按四个混成旅编制,归中央军队直接统辖;

4、补充枪支大炮,驻地不得出鲁;

5、预发饷项和欠款;

6、由外国人签字和中国绅商担保。

官方的回应是,除了撤军一条,其余皆可商量。孙美瑶认为得不到安全保障,谈判再次陷入僵局。

这时候,江苏徐海镇守使陈调元毛遂自荐,自己愿意作为官方人质进山与孙美瑶交涉。

陈调元行伍出身,又与帮会中人素有交往,而且他在徐海镇守使任上时,曾多次参与剿匪。

中外闻名的“民国第一案”,案犯竟是枣庄山区的一个山里人

此时谈判的焦点问题主要集中在收编人数上。孙美瑶要求受编人数为3000人,而官方允许编2500人。后经一再磋商,确定受编人数为3000人,政府担保发军饷85000元,孙部释放全部人质。

6月12日,双方举行签字仪式,孙美瑶所部接受招安,被编为山东新编旅,共编两团六营二十四个班。至此被绑架的中外旅客全部被释放,孙美瑶部调到枣庄附近驻防。

孙美瑶当上新编旅旅长后,除担负剿匪任务外,平时,他四处交结当地乡绅名士,经常吃喝玩乐,逐渐也放松了警惕。

收编了孙美瑶部的田中玉,其实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过他们。在枣庄驻防期间,他委任原五师十七团团长吴可璋为驻军营务处长,派他与孙同时驻防枣庄,以便就近监视。

在吴的离间挑唆下,孙美瑶杀了其卫队长丁开法,疏远了第一团团长郭其才,后来又与吴可璋闹翻。

中外闻名的“民国第一案”,案犯竟是枣庄山区的一个山里人

12月19日,新任兖州镇守使张培荣在中兴公司摆下酒席,邀请吴可璋、孙美瑶前来赴宴,要为他们俩人调解说和。

中午,孙美瑶带领部分随从到中兴公司大楼赴宴。刚一进门,便被伏兵一把石灰撒在脸上,孙美瑶猝不及防,下意识地去掏枪,立即被人缴械抓捕,拉到墙根下手起刀落,砍下了脑袋。一代悍匪,就这样身首异处。

将孙美瑶斩首之后,张培荣立即下令重兵包围孙部新编旅。至12月22日,宣布新编旅解散,历时236天的临城劫车案至此结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花边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nuanxinhua

上一篇
中外闻名的“民国第一案”,案犯竟是枣庄山区的一个山里人

已经没有了

李嘉欣情场20年风流艳史,如何一步步活成绿茶界教科书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93539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